移民资讯网

首页 > 对话@高端访谈 > 正文

纪许光:我可以选择跪下,但我没有。
2018-04-03 12:50:53   来源:看见网原创   作者:纪许光   编辑:看见网编辑
我没有政治后台,我很清白。我的祖国,不能沦为道德的屠宰场。 我的新闻伦理是:不刻意美化;不阿谀奉承;不攀缘执著;赞美时,因美丽而诚意赞美;批评时,因丑恶而深刻批评

独立调查记者纪许光:我可以选择跪下,可我没有。

纪许光的自白:致我的读者们

(本文发表于2016年9月,新浪微博阅读量700万人次)

世上不平事,总无休止。在我的两本著作和我的网络写作里,我曾经至少10次写下这样的话——多年来,我和我的报道,只是在探究一个最原始的问题:善恶对错,是非曲直。这是老纪存在的意义。
我没有政治后台,我很清白。
我的职业就像大麻,不断给我带来虚幻的快感。除了读者的尖叫,有一段时间,我被颁评各种新闻奖项,我被赋予了各种名目繁多的带有半政治色彩的光环。
我一直活在高度自负的世界里。想想看,我是中国70万在册记者中,少有的几个被编入中国新闻学教材《当代新闻写作》的人。全世界引述过我的报道、或者报道过我的主流英文媒体,高达60多家。小的时候家贫,我到处流浪。我没有读过正统的大学,我在32岁那年才拿到那本网络教育的本科学历。这也成为很多人羞辱我的理由。可我的演讲足迹,却遍布中国很多顶尖新闻学府。那些嘲笑我的,何尝不是一坨屎呢?
我善良的努力着,希望能够为国家进步做点什么。
特殊的成长经历,使得我的世界简单而直接。我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的政治熏陶,更谈不上政治智慧了。
但我是一个好人。我有着朴素的家国情怀。我从业14年,我为你们贡献过无数独家新闻。我希望自己像个古代的侠士,仗剑天涯。
我做平民慈善。在我的新闻职业之余,我投资兴办双语学校、开快餐连锁店。从2010年开始,我每年捐助很多孩子和贫穷者。我捐出过很多、很多的钱。我大力号召网民行善。可这丝毫不妨碍你们有选择的鄙视我。
在中国互联网的记忆里,不仅有我的独家新闻。我还亲历了中国数次重大公共事件。你们给过我簇拥,也给过我毁誉参半。你们支持我的时候,我是全民英雄。我的新浪微博粉丝在一夜之间从7万人,跃升到32万。这一纪录,至今无人能破。
可你们厌恶我的时候,我是五毛、美分、走狗、特务、精神病、个人英雄主义者、甚至民族败类。
你没有看错。有时我被骂成五毛,有时我被骂成美分。这主要取决于你们。只要你们愿意,左右两派会各按其需来鼓舞我或羞辱我。
幸好我从不妥协。我手握长剑,有点孤独,但我快乐。
我与被称为汉奸的中国公知、死磕派律痞们斗、我与我的老东家南方系里的腐败记者同行们斗。只要敌人们需要,我可以瞬间变成一个真正的流氓。
在经历了他们的颠倒黑白和政治械斗之后,我发现他们提供的民主和自由的选项,无非是基于政治欲望的欺骗。他们手段卑鄙,他们是欺世盗名的骗子。
后来,他们中的一些人因为经济犯罪、制造假新闻、刑事犯罪被抓进去了、被吊销记者证禁止从业了。还有的得了癌症,死了。
我狡猾的隐藏起了那份得意。那从一个侧面,充分证明了我的正确。
移民之后,在我创办的《移民报》上,我一笔写下12799字的那篇叫《特务老纪:我的移民故事》的文章(t.cn/Rqh50Il )。说尽了世态炎凉。
其实,此时的我有点杀红了眼。我敏感而警觉。移民美国之后,我有一段时间甚至关闭微信朋友圈。我怀疑这世界上的所有人。我认为我目力所及的人,善良存疑。
职业的大麻是成瘾的。其实有一段时间,我的网络写作呈现出偏左的姿态。在这期间,我继续高度依赖网络和自我麻醉。
就在前几天,我又跟满脑子文革纳粹思维的极左爱国者们小小的斗了一回。他妈的,说好的爱国,竟然变成了一门生意。竟然变成了团团伙伙。他妈的,似乎你不加入某个黑社会,你都没资格爱国一样。
他妈的,那“国”,是专属于你家的国吗?
那个所谓的爱国阵线逐步做大之后,他们所表现出的对政治权力的贪婪,竟然一点也不比我以前的敌人们少。我愤怒的吼着声嘶力竭。这怎么可能呢?!爱国,什么时候也要拉帮结伙了?!
正义哪里去了?被当成手纸擦腚了吗?在经历过撕心裂肺之后,事实告诉我,当国家充斥着一批非左即右、非黑即白的“站队”主义者时,正义永无可能。
我拍拍脑袋,想让自己继续抱有幻想。我梳理这些年经历的,竟然不寒而栗。看看吧,当局内部千疮百孔,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,各派系培植了大量政治走卒。而我,或许就曾无意中成为这些走卒的一员。汉奸们叫我五毛,他妈的,我老纪“当之无愧”啊。
在被他们自己定义为“十年浩劫”的文革过去50年后,人们无奈得发现,期待已久的政治正确和政治正统根本没有出现。哪怕是趋于一致的道德标准,都无从谈起。
整个中国社会仍然处在一个丛林政治的阶段。从政客到学者、再到普通社会知识分子,人们口诛笔伐相互撕咬、相互杀戮。看吧,每个人都张着血盆大口,嘴里的那只别人的耳朵,还在蠕动。咬死你,咬死你…
人们基于各自政治立场考量下的关于“正义”的判断标准,已经严重左右了这个国家。  
傻逼们都认为自己是对的,就像喝醉了酒的疯子。人们固执的认为,只有符合自己政治立场前提下的正义才是“正义”。于是,我的祖国变成了一个道德的屠宰场。
很多人直到死去,也不肯反思他们的罪过。
我的未来,或许在中国广东丹霞山那座叫别传禅寺的寺庙里。又或者,在美国中部,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。
我谨小慎微,再也不愿谈及中国的正义。



频道排行榜